2000年-2009年
親愛弟兄,控制脾氣
註腳

Hide Footnotes

佈景主題

親愛弟兄,控制脾氣

我們若要時時刻刻保持好心情,就要選擇不生氣。

弟兄們,今晚我們壯盛的聖職組織,在會議中心和世界各地的聚會地點共聚一堂。我們剛才聽到了受靈啟發的信息,我要向這些演講的總會弟兄表達感激。我感到很榮幸能對大家演講,同時也備感謙卑,我祈求主的靈感能與我同在。

最近我看電視新聞,發現許多頭條新聞的性質都很相近,所報導的不幸事件基本上都歸因於一種情緒,也就是「憤怒」。有個父親遭到逮捕,因為他對自己還在襁褓中的嬰孩施暴。這個父親表示,嬰孩的哭聲激怒了他,所以他打斷了孩子的一隻手臂和幾根肋骨。此外,幫派暴力層出不窮,與幫派有關的命案也銳增,這類的報導真令人觸目驚心。那天晚上還有一則報導,說有個婦女被分居的丈夫槍殺了。報導指出,這名丈夫發現妻子和別的男人在一起,就醋勁大發,火冒三丈。當然,世界各地的戰爭和衝突事件也是司空見慣的新聞話題。

我那時想到詩篇作者的這些話:「當止住怒氣,離棄忿怒」。1

多年前,有一對年輕的夫妻打電話到我的辦公室,想來找我諮詢。他們說他們生活中發生了一件不幸的事,如今他們的婚姻岌岌可危。於是我們約了時間見面。

這對夫妻一進到我的辦公室,我就清楚看出他們之間的關係很緊張。起初事情進展地很慢,丈夫吞吞吐吐地、欲言又止,妻子則是默默地流淚,不太參與對話。

這個年輕的丈夫傳完教之後,進入美國東部一所知名的大學唸書,並在大學支會認識了未來的妻子;這個女孩也是那所大學的學生。他們交往一年後就到猶他州,在鹽湖聖殿結婚,不久之後又回到東部繼續完成學業。

他們畢業回家鄉的時候,第一個孩子不久就要出生,丈夫也在他的本行找到了工作。後來妻子生下了一個男嬰,生活過得很幸福。

他們的兒子大約18個月大的時候,他們打算度個小假,到幾百英里外的地方探望家人。在那個年代,大家都沒有聽過嬰兒安全座椅、成人安全帶這些東西,更別說是使用了。他們一家三口都坐在汽車前座,剛學步的小孩就坐在中間。

就在旅途中,這對夫妻起了爭執;事過多年,我已經不記得原因了。但我記得他們的爭執越來越劇烈,最後開始互相叫罵。可想而知,年幼的兒子看到父母爭吵就開始嚎啕大哭。這個丈夫說,這讓他更生氣,情緒完全失控,隨手拿起孩子掉在座椅上的玩具,往他妻子的方向丟過去。

那個玩具沒有丟中妻子,反而打中了兒子。結果兒子腦部受傷,終生都會殘廢。

這是我生平遇到最不幸的一件事。我給他們意見、鼓勵他們,我們談到了承諾和責任,接納和寬恕;也談到了他們家庭需要恢復原有的愛和尊重。我們讀了經文裡安慰的話語,也一起祈禱。從那天起經過了這麼多年,我沒有再聽到他們的消息,不過他們那天是含著淚、微笑地離開我的辦公室的。這些年來我一直希望他們決定相守在一起,透過耶穌基督的福音得到安慰與祝福。

之後每次讀到這句話,我就想起他們:「憤怒解決不了事情,毫無建樹,卻能夠毀了一切。」2

每個人都生過氣。我們生氣,可能是因為事情的結果不合我們的意,也可能是別人談論我們的言詞或對我們說的話激怒了我們。別人如果未照著我們的意思去做,可能也會惹我們生氣。當我們等待某件事物超過了預期的時間,可能也會讓我們生氣。當別人沒有站在我們的角度去看事情,也可能讓我們生氣。使人生氣的理由似乎不計其數。

有時候我們會為了自己想像出來的傷害或自己所認定的不公平而感到憤慨。本教會第七任會長禧伯‧郭會長談到他年輕的時候曾經替某個人做事,那個人後來寄給他一張500美元的支票和一封信,信上對於未能付給他更高的酬勞表示歉意。後來郭會長又替另一個人做事,他說這份工作比先前的那份工作困難10倍、費力10倍,而且花了更多的時間。第二個人卻寄給他一張150美元的支票。年輕的禧伯覺得自己受到非常不公平的待遇,他起先覺得受到羞辱,之後變得很生氣。

他把這件事講給一位較年長的朋友聽,這位朋友問道:「這個人有意羞辱你嗎?」

郭會長回答:「沒有。他還跟我的朋友說他給我的酬勞相當優厚。」

這位較年長的朋友說道:「把無心的舉動當成羞辱,那就太傻了。」3

在約瑟‧斯密譯本的以弗所書第4章第26節,使徒保羅問道:「你們能生氣,卻不犯罪嗎?不可含怒到日落。」我要問,我們生氣的時候,可以感受到天父的靈嗎?據我所知,還沒有人能做到這一點。

我們在摩爾門經尼腓三書讀到:

「你們不可……彼此爭論……。

「我實實在在告訴你們,凡具有紛爭之靈的,不是屬於我的,是屬於魔鬼的;魔鬼是紛爭之父,他煽動人心彼此挾怒紛爭。

「看啊,煽動人心彼此激怒敵對,這不是我的教義;而這是我的教義,就是要消除這種事。」4

生氣就是屈服於撒但的影響。沒有人能讓我們生氣,要不要生氣是我們的選擇。我們若要時時刻刻保持好心情,就要選擇不生氣。我要見證這是做得到的。

憤怒是撒但的工具,可以摧毀許多事物。

我相信在座大部分的人都對多馬‧馬西和他的妻子伊莉莎白那個令人傷心的故事耳熟能詳。本教會在世上復興後,馬西弟兄是最早蒙召喚的使徒之一。他最後成為十二使徒定額組會長。

聖徒們在密蘇里州遠西城的時候,多馬的妻子伊莉莎白‧馬西和她的朋友哈里斯姊妹想多製作一些乳酪,於是決定共用牛奶。為了確保一切公平,她們同意不把所謂的「乳脂」留下來,而把牛奶和乳脂混在一起共用。乳脂是牛奶快擠乾時最後剩下的部分,奶油成分特別濃。

哈里斯姊妹非常遵守約定,但是馬西姊妹想製作更美味的乳酪,所以每頭牛都留下大約0.5公升的乳脂,然後把沒有乳脂的牛奶送去給哈里斯姊妹。這兩位姊妹為了這件事吵了起來。最後,她們無法平息爭執,就把事情說給家庭教導教師聽,請他們幫忙解決。家庭教導教師認為是伊莉莎白‧馬西不對,因為她沒有遵守約定。伊莉莎白和她的丈夫都對於這樣的判定很不高興,又把這件事告訴主教,交由教會審判。主教法庭判定馬西姊妹確有私藏乳脂一事,她違背了與哈里斯姊妹之間的約定。

多馬‧馬西再向高級諮議會申訴,議會成員都認同主教的判定。多馬又向總會會長團申訴,約瑟‧斯密和兩位副會長思考了這個案子後,也支持高級諮議會的判定。

多馬‧馬西長老在這件事上一直都站在自己妻子這一邊,一次次的判定讓他越來越憤怒,他極為憤怒,竟然到一位政府官員面前發誓,說摩爾門教徒對密蘇里州居民有敵意。他的誓詞促成(或至少是其中一項因素,導致)州長里本‧包格發布殘酷的撲滅令,使得15,000多名聖徒被驅離家園,之後受盡痛苦磨難,甚至失去生命。這一切的發生,都是因為交換牛奶和乳脂所起的爭執。5

度過了19年充滿怨恨和失落的歲月後,多馬‧馬西輾轉來到鹽湖山谷,請求百翰‧楊會長寬恕他。馬西弟兄也寫信給當時的總會會長團第一副會長禧伯‧甘,談起他從中學到的教訓。馬西弟兄說:「主沒有我還是能成功;我脫離教會並沒有造成祂任何損失;但我的損失是多麼大啊?!即使這世界及其他這類星球上的所有財富也無法彌補。」6

詩人惠蒂爾的這句話說得非常貼切:「在言語或筆墨所表達的感傷話語中,最令人感傷的莫過於以下這句:『悔不當初!』」7

弟兄們,我們所有的人都會受到負面情緒的影響,如果不加以克制,這種情緒就會變成怒氣。我們都感受過不愉快、不滿或敵意,如果我們選擇放任發洩情緒,就會亂發脾氣,遷怒他人。諷刺的是,那些人往往是我們的家人,是我們真正最愛的人。

許多年前我在報紙上讀到以下這則美聯社的報導:「有位老先生在他哥哥的喪禮上透露,說他從成年以後,一直和哥哥住在紐約州康斯裘附近一棟只有一個房間的屋子裡。有一次他們吵架之後,就用粉筆畫線,把房間隔成兩半,從此兩人互不越界,也不再和對方說話,就這樣生活了62年。」請想想看那次憤怒帶來的後果。這是多麼不幸的事啊!

但願我們都能夠認真下定決心,每次遇到狀況都要作這樣的決定:忍住怒氣,雖然受試探也絕不說出任何尖酸刻薄、傷人的話。

查理‧彭羅斯長老在二十世紀初曾先後在十二使徒定額組和總會會長團服務,我很喜歡他所寫的這首聖詩歌詞:

親愛弟兄,控制脾氣;

鍛鍊激動靈魂。

情緒起勿壓抑,

讓智慧來駕馭。

控制脾氣;冷靜鎮定

便能帶來力量。

衝動起,理智毀,

好眼力,頓時盲。8

我們每個人都持有神的聖職,聖職的誓約和聖約關係著我們每個人。對於持有麥基洗德聖職的人而言,那誓約聲明了我們必須保持忠信、遵守神的律法以及光大我們所接受的召喚;對於持有亞倫聖職的人而言,那誓約宣告我們未來的職責與責任,讓你們在此時此地就能準備自己。

主親自提出了這項誓約和聖約,祂是這麼說的:

「凡忠信而得到我說的這兩種聖職,又光大他們召喚的,會被靈聖化而更新他們的身體。

「他們成為摩西和亞倫的子孫、亞伯拉罕的後裔,也成為神的教會、國度和選民。

「還有,凡接受這聖職的,就是接受我,主說;

「因為凡接受我僕人的,就是接受我;

「凡接受我的,就是接受我父;

「凡接受我父的,就接受我父的國度;因此我父所有的都將給他。」9

弟兄們,我們持有這項寶貴的聖職,只要我們真誠、忠信地遵守這聖職的誓約和聖約,就有偉大的應許等待著我們。願我們都能配得上稱為天父的兒子;願我們永遠在家中成為表率、懷著信心遵守所有的誡命;願我們對任何人都不懷恨意,而且能成為使人和睦的人,時時記得救主的訓誨:「你們若有彼此相愛的心,眾人因此就認出你們是我的門徒了。」10今晚在這美好的聖職大會結束之際,這是我的懇求,也是我謙卑真誠的祈禱,弟兄們,因為我全心全意地愛你們,我祈求天父的祝福降臨在你們每個人身上,臨到你們的生活、家庭、內心和靈魂中。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