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使徒
    註腳

    十二使徒

    這教會若要成為主的教會,就必須有一個十二使徒定額組,持有一切權鑰。

    戈登‧興格萊會長過世後不久,十四位已被授予國度權鑰的使徒聚集在聖殿樓上的房間,要進行總會會長團的改組。我們對於這事情該如何處理毫無疑問、也不會猶豫。我們知道最資深的使徒是總會會長。在那次神聖的會議中,多馬‧孟蓀被十二使徒定額組支持為總會會長。他提名並任命他的副會長,他們也同樣獲得支持,並分別被按立及賜予權柄。孟蓀會長特別獲賜權柄,得以行使聖職權柄的一切權鑰。如經文上所記載,現在他是世上唯一有權行使所有權鑰的人,而我們全體使徒共同持有這些權鑰。我們之中有一人蒙召喚和按立,他成為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的總會會長。過去多年來他已經被支持為先知、先見、啟示者。

    迪特‧鄔希鐸會長被召喚至總會會長團後,十二使徒中留下了一個空缺,所以昨天我們支持一位十二使徒定額組的新成員陶德‧克理斯多長老。現在他加入了這個神聖弟兄情誼的圈子,這圈子如今已補齊。使徒的召喚可以追溯至主耶穌基督。

    我們也支持了幾位七十員,他們現在已經準備就緒。經文上記載,十二使徒定額組的職責是指導教會的一切事務,當他們需要協助,要「請求七十員......而不是請求其他任何人。」1現在我們有八個七十員定額組,有超過300位七十員遍佈世界各地,他們持有一切必要的權柄,去做十二使徒指示他們去做的任何事情。

    主親自開始了這項管理的模式:

    「那時,耶穌出去,上山禱告,整夜禱告神;

    「到了天亮,叫祂的門徒來,就從他們中間挑選十二個人,稱他們為使徒。」2

    安得烈聽見約翰說話,就去找自己的哥哥西門,說:「我們遇見彌賽亞了。......

    「......於是領他去見耶穌。耶穌看著他說:『你是約翰的兒子西門,你要稱為磯法。』(磯法翻出來就是彼得。)」3

    在海裡撒網的西門和他的弟弟安得烈、補魚網的西庇太的兒子雅各和約翰、腓力和巴多羅買、稅吏馬太、多馬、亞勒腓的兒子雅各、迦南人西門、雅各的兄弟猶大,以及加略人猶大──他們組成了十二使徒定額組。4

    主吩咐他們所有人:「來跟從我。」5

    祂對彼得說:「我要把天國的鑰匙給你,凡你在地上所捆綁的,在天上也要捆綁;凡你在地上所釋放的,在天上也要釋放。」6

    祂告訴十二使徒:「我所做的事,信我的人也要做,並且要做比這更大的事,因為我往父那裡去。」7

    祂給使徒「能力、權柄,制伏一切的鬼,醫治各樣的病,又差遣他們去宣傳神國的道,......到處治病。」8

    祂說:「那十二位持有權鑰,可在大地四方開啟我國度的權柄,然後將我的話語傳給每個人。」9

    耶穌曾經問祂的門徒說:「人說我,人子是誰?......

    「西門彼得回答說:『您是基督,是永生神的兒子。』」10

    耶穌在會堂中教導時,許多門徒說:「這話甚難,誰能聽呢?......

    「從此,祂門徒中多有退去的,不再和祂同行。

    「耶穌就對那十二個門徒說:『你們也要去嗎?』

    「......西門彼得回答說:『主啊,你有永生之道,我們還歸從誰呢?』」11

    耶穌被釘十字架後,使徒們想起祂曾說他們要留在耶路撒冷。12到了五旬節那天,他們獲得了聖靈13,也接受到「更確的預言」14,並且「被聖靈感動,說出〔神的〕話來。」15於是他們成了實至名歸的使徒。

    我們對他們的行蹤所知甚少,只知道其中幾位死亡的地點和原因。雅各在耶路撒冷被希律王殺害,彼得和保羅則死於羅馬;傳統的說法是腓力到東方去。至於其他的事,我們都不知道。

    他們分散各地:他們教導、作見證,建立教會。他們為信仰而死;隨著他們相繼死亡,長達數個世紀的黑暗叛教來臨。

    在叛教時期所失去的一件最寶貴事物,就是十二使徒所持有的權柄──亦即聖職權鑰。這教會若要成為主的教會,就必須有一個十二使徒定額組,持有一切權鑰,並且能將這些權鑰授予其他人。

    最後,發生了第一次異象,之後彼得、雅各和約翰復興了麥基洗德聖職。16

    主後來告訴總會會長團和十二使徒定額組:

    「我實在告訴你們,你們接受的福音期的權鑰,是從祖先傳下來,而最後,是從天上傳下來給你們的。

    「......看啊,你們的召喚多麼重要。潔淨你們的心和衣服,以免向你們的手追討這世代的血。」17

    復興的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成立後不久,總會會長團和十二使徒定額組相繼成立,其成員都是平凡的人,後來又成立了幾個七十員定額組。第一個十二使徒定額組的平均年齡是28歲。

    此後那權柄的傳承從不曾間斷。賜予使徒的聖職權鑰向來都是由總會會長團成員和十二使徒定額組所持有的。

    昨天陶德‧克理斯多長老成為本福音期在十二使徒定額組服務的第96位使徒,他將被按立為使徒,並且被授予其他14位先知、先見和啟示者──即主耶穌基督的使徒──所擁有的一切聖職權鑰。

    1976年有一場區域教友大會在丹麥哥本哈根舉行。最後一場大會結束後,賓塞‧甘會長想去參觀聖母教堂,那裡有托瓦爾森的基督雕像和十二使徒雕像。他在幾年前就曾去參觀過了,但他希望我們所有人都去那裡看看。

    那尊大家熟悉的基督雕像就矗立在教堂的前方,聖壇之後。基督雕像的雙臂向前伸展,略為向外張開,顯露出雙手的釘痕,祂肋旁的傷痕也清晰可見。使徒的雕像矗立在兩側,彼得是在右邊第一個,其他使徒則依順序排列。

    和我們一起來的人大多數和教堂管理員待在教堂後半部。我和甘會長,還有瑞克斯‧賓那嘉長老以及哥本哈根支聯會會長約翰‧班森,站在彼得雕像前。

    彼得的手中有一串用大理石雕刻的沉重鑰匙。甘會長指著那些鑰匙,說明它們象徵的意義。接下來,他的一個舉動讓我永遠忘不了,他轉身面向班森會長,以一種少見的堅定態度,用手指著他說:「我要你告訴丹麥的每個人,我持有這些權鑰!我們持有真正的權鑰,而且我們每天都在使用。」

    我永遠忘不了這位先知的宣告和見證,這對我的靈性產生強大的影響,也在我的心中留下深刻的印象。

    我們走到教堂後面,其他人站著的地方。甘會長指著那些雕像,對親切的教堂管理員說:「這些是已故的使徒。」然後他指著我說:「我們有活著的使徒。潘長老是使徒,多馬‧孟蓀長老以及多馬‧貝利長老是使徒,我也是使徒。我們都是活著的使徒。」

    「你在新約裡讀過七十員,這裡就有兩位活著的七十員,瑞克斯‧賓那嘉長老和羅拔‧海爾斯長老。」

    這位教堂管理員之前都面無表情,此時突然熱淚盈眶。

    我覺得自己獲得了一次畢生難忘的經驗。

    「我們信存在於原始教會中的同樣組織,即:使徒、先知、牧師、教師、傳福音的人等等。」18

    七十員在被按立時,雖然他們不是被按立為使徒,也未持有權鑰,但他們有權柄,而且十二使徒「當他們需要協助時,要請求七十員來擔任傳講和主理福音的若干事務,而不是請求其他任何人。」19

    今日我們有8個七十員定額組,共計308位七十員,他們代表44個國家,說著30種語言。

    我們沒有聽過其他的基督教會行使聖職權鑰。我們是唯一擁有權柄的人,而且這教會是基督所建立的,但是卻有一些人說我們不是基督徒,這豈不是很奇怪。

    目前的十二使徒都是非常平凡的人,他們和最初的十二使徒一樣,都不是顯赫的人物,不過集合在一起,十二使徒卻成為一股力量。

    我們使徒來自各行各業,有科學家、律師、教師。

    納爾遜長老是心臟外科醫師的先驅,他曾為數以千計的人動過外科手術。他跟我說,他為他的每一位心臟外科病人都提供永久保固。

    這個定額組有幾位成員曾經當過軍人──有海軍水手、海軍陸戰隊員,以及飛行員。

    他們在教會中擔任過不同的職務:家庭教導教師、教師、傳教士、定額組會長、主教、支聯會會長、傳道部會長、家庭教導教師,以及最重要的職務──丈夫和父親。

    他們是耶穌基督福音的學生,同時也是教師。使我們凝聚在一起的,是我們對救主以及對天父兒女的愛,而且我們有見證,知道祂是本教會的元首。

    幾乎所有的十二使徒都出身卑微,就像基督在世上時的情形一樣。活著的十二使徒在耶穌基督福音的聖工上團結一致。當召喚來到,每個人都拋下他的網,也就是說,跟從了主。

    甘會長的這句話令人難忘:「我的生命就像我的鞋子──要在服務中消磨殆盡。」20這句話適用於十二使徒的所有成員。我們也會在為主的服務中將自己的生命消磨殆盡,而且我們甘心樂意這麼做。這對我們或我們的家人而言,並不是一種輕鬆容易的生活。

    世界各地聖職領袖的妻子所做的貢獻、服務和犧牲,實在無法以言語來形容。

    前些時候,內人和培勒姊妹都進行了痛苦的背部手術。她們兩人都很平安,而且都沒有抱怨。內人近乎抱怨的一句話是,「這可不好玩!」

    「十二位的職責是」──在總會會長團的指示下──「遵照啟示按立和組織教會中其他所有的職員。」21

    我們現在有許多方法來教導世界各地的領袖和教友,並向他們作見證。但是為了保持權柄的傳承不間斷,「藉著......按手禮」22,將權柄的權鑰授予聖職領袖,無論他們在世界上的哪個地方,每一次授予權鑰時,十二使徒的其中一位都要到場。

    主說:「還有,我告訴你們,凡是你們藉著你們十二位弟兄的同意,適當地推薦、授權,而奉我的名派遣的,必有能力在你們派他們去的任何國家,打開我國度的門。」23

    經文形容十二使徒為「巡迴議員。」24

    我和十二使徒、七十員以及總主教團的弟兄們一起服務了47年,我和這些人沒有兩樣,我告訴各位,根據紀錄顯示,這些年來,我去了墨西哥和中南美洲超過75次,去歐洲50多次,加拿大25次,太平洋群島10次,亞洲10次,非洲4次,中國兩次,我也去了以色列、沙烏地阿拉伯、巴林、多明尼加共和國、印度、巴基斯坦、埃及、印尼,以及世界上其他許多地區。還有一些人去了更多次、更多地方。

    雖然使徒持有一切的聖職權鑰,但是所有的領袖和教友們一樣可以獲得個人啟示。的確,神期望他們透過祈禱來尋求啟示,並運用信心來付諸行動。

    「因為我們......藉著祂被一個聖靈所感,得以進到父面前。

    「這樣,你們不再作外人和客旅,是與聖徒同國,是神家裡的人了;

    「並且被建造在使徒和先知的根基上,有基督耶穌自己為房角石。」25

    現在克理斯多長老可能像我從前一樣,心裡想著:為什麼像我這樣的人會被按立到神聖的使徒職位。

    我欠缺很多的必備條件,我在服務方面所做的努力還有許多不足之處。但只有一件事,一個條件能夠解釋這項使徒召喚,那就是,正如彼得和所有那些已被按立的人一樣,我有那項見證。

    我知道神是我們的父,祂向約瑟‧斯密介紹祂的兒子耶穌基督。我要向大家宣告,我知道耶穌是基督,我知道祂活著。祂在全盛時期降生,祂教導福音並經歷各種考驗。祂承受苦難,被釘在十字架上,並在第三天復活。祂和天父一樣,都有骨肉的身體。祂完成了贖罪。我為祂作見證,我是祂的見證人。我這樣作見證,是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

    註:

    1. 教約107:38。

    2. 路加福音6:12-13。

    3. 約翰福音1:41-42。

    4. 見路加福音6:12-16。

    5. 見馬太福音4:19,16:24;馬可福音6:1;路加福音9:23;亦見約翰福音21:19;教約112:14。

    6. 馬太福音16:19。

    7. 約翰福音14:12。

    8. 路加福音9:1-2,6。

    9. 教約124:128。

    10. 馬太福音16:13,16。

    11. 約翰福音6:60,66-68。

    12. 見使徒行傳1:4。

    13. 見使徒行傳2:1-4。

    14. 彼得後書1:19。

    15. 彼得後書1:21。

    16. 見教約27:8;約瑟‧斯密──歷史1:72。

    17. 教約112:32-33。

    18. 信條1:6。

    19. 教約107:38。

    20. In Gordon B. Hinckley, "The Gift of Self," Tambuli, Dec. 1986, 4; "He Is at Peace," Ensign, Dec. 1985, 41.

    21. 教約107:58;亦見教約107:33。

    22. 信條1:5。

    23. 教約112:21。

    24. 教約107:23。

    25. 以弗所書2:18-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