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2009年
誰站在主一邊?
註腳

Hide Footnotes

佈景主題

誰站在主一邊?

如果你待在主的這一邊,敵對者就無法跨過線來誘惑你。

親愛的弟兄姊妹們,我很感激能夠活在這個時代,有使徒和先知行走在世上,並為我們提供靈感與指引。我見證先知興格萊會長確實是神的先知──就像摩西、亞伯拉罕,和從世界創始以來的其他先知一樣。我很感激今天早上他給予我們的勸告,也感謝我們在此次教友大會結束之前,還有機會能夠再次聆聽他的教導。

今天我要特別對教會的男青年、女青年、他們的父母和領袖們講話。我也要向美好的年輕單身成人們說話──他們擁有令人讚嘆的才華和能力,以及在神國中服務的潛能。

興格萊會長曾這樣說過這個世代:「我們不曾有過像這樣的一個時代。能夠活在世界歷史上的這個時刻是多麼棒的一件事啊!從來不曾有過像這樣的一群年輕人……你們確實是『被揀選的族類』。」 (Way to Be! [2002], 3).

你們,身為錫安的男女青年,有一項偉大的事工要做──而且無論你們住在哪裡,都已經被賦予了所有的才能與機會,去做天父期望你們做的事。我祈求,我今天下午的演講能夠幫助你們做到那項要求。

1852年二月,一個叫做柯貝漢娜的年輕女子在英國雅茂斯接受了洗禮。那個經歷並不像我們大多數人的洗禮會那樣安靜、虔誠,她自己這樣描述:「我們發現屋子被一群暴民圍住,我們倍極艱辛地突破重圍……。在我們到達水邊之前,暴民已經包圍在我們四周;我的先生在陣陣飛石和謾罵中為我施洗……雖然石頭像下冰雹一樣從我們身邊颼颼掠過,但卻沒有一顆擊中我們,我們平安回到家裡,感謝神奇妙地拯救了我們。」(Hannah Cornaby, Autobiography and Poems [1881], 24--25).

她受洗之後的生活並不容易。多年以後,她寫下了這些話:

誰站在主一邊?現在必須表明。

我要大膽問你,誰站在主一邊?

(「誰站在主一邊?」,聖詩選輯,第164首。)

雖然這是一首我們不常唱的歌詞,它卻是我最喜歡的聖詩之一,因為它表明了對真理和正義的承諾。事實上,這是世上每一位男青年和女青年都該在內心思考的一個問題:「誰站在主一邊?」而我們響亮的回答應該是:「我!」

當主經由尼腓的父親李海,要尼腓和他的哥哥們回耶路撒冷去取銅葉片時,尼腓心中思索的就是這個問題。當拉曼和雷米爾抱怨的時候,這個問題臨到尼腓:「誰站在主一邊?」他的回答:「我!」在以下的話語中表露無遺:「我願意去做主所吩咐的事情,因為我知道,主絕不向人類兒女吩咐任何事情,除非他要為他們預備一條道路,使他們能完成他所吩咐的事情。」(尼腓一書3:7)。

舊約裡的年輕大衛也是如此。記得當他還是個年輕牧童時,他是如何前往戰場前線去探望他哥哥們的。他在那裡聽見身形巨大的非利士人歌利亞對以色列人辱罵嘲弄──他對著他們罵陣。而所有以色列人都不敢出陣去面對這位巨人。對於「誰站在主一邊?」這個問題,他們的回應並非「就是我!」,而是「該不會是我吧?」

但少年大衛則不然。他只帶著幾顆石子,還有一個牧人用的簡單機弦,便迎向那巨人,說道:「你來攻擊我,是靠著刀槍和銅戟。我來攻擊你,是靠著萬軍之耶和華的名……。」

「今日耶和華必將你交在我手裡……,使普天下的人都知道以色列中有神。」(撒母耳記上17:45-46)。那時候,大衛並不是畏畏縮縮地行走,而是跑過去迎向那巨人。也就因為大衛對神的信心,歌利亞被擊殺,以色列大獲全勝。

我年輕的弟兄姊妹們,不論我旅行到那哩,我總是會遇見像你們這樣高貴的青年,他們經常得面對現代的歌利亞,也就是讓我們違反聖約和神所賜予的標準的各種誘惑。在你們日復一日,被褻瀆的言語、社會縱容的不道德、不端莊、色情,及其他傳播媒體,包括電視和網路上的不當內容,和充斥各地的毒品與酒精圍繞的時候,這個問題變得更加重要。總而言之,沒有一天我們不會以某種方式被問到這個問題:「誰站在主一邊?」我有兩個簡單的建議,能夠幫助你們準備好回答那個問題。

首先,絕不要忘記你是誰。這項簡單的真理就在兒童會詩歌裡,是我們許多人在兒童會學過的:「我是神的孩子」。(聖詩選輯,第187首)。睿智仁慈的天父並沒有把我們送到這裡以後,就遺棄我們。祂給予我們明確的指示,幫助我們達成祂對我們的期望。祂給了我們家人來幫助我們,愛我們,並教導我們。祂給予我們活著的先知來領導我們。祂經由總會會長團給了我們「鞏固青年」手冊中的標準,以及這項應許:「只要你們遵守這些標準,並服膺經文真理,我們應許你會更有智慧及能力來從事人生的事業,也更有勇氣承受考驗。你們會有聖靈協助」(鞏固青年,第2頁)。

我總是隨身帶著袖珍版的鞏固青年小手冊──從無例外!我促請你們也這麼做。如此一來,在你們等公車,或是有空閒的時候,把它拿出來讀一讀,並重新承諾願意遵守那本手冊裡的標準。我應許你們,只要你們這麼做,快樂、平安和深刻的勇氣與自我價值感便會隨之而來。

在你運用選擇權時,要記住,你並不孤單。除了有一位仁慈睿智的天父之外,還有其他人在為你祈禱,希望你會作出明智的選擇。在我年輕的時候,每當我出去約會或跟朋友玩,我總會在回到家時跟我父母說一聲。通常我只是敲敲他們的門,然後打開門說:「我回來了」,然後去睡覺。有一天晚上,我約會回來,照常敲了門,然後把門打開。就在我打開門的時候,走廊上的燈光落在我天使般的母親身上,她正跪著祈禱。而我看著她,當下就知道她是在為誰祈禱。我從來不曾忘記那次的經驗。而知道我母親至今仍然為我祈禱,這不僅為我帶來力量,也提醒我要記住我是誰,還有我並不孤單。

我的第二個建議:學會控制自己的思想。在天父所賜予我們的幸福計畫裡,其中一個步驟就是把我們送到世上接受考驗。因此,誘惑總是存在的。身為後期聖徒,我們的職責就是不論撒但對我們施展出什麼樣的誘惑,我們都要遵守神的誡命。在我的生活中,我發覺如果我們能夠控制我們的思想──特別是用背下的聖詩、經文和美好的詩詞,來替代進入腦海中的邪惡思想,那麼遵守神的誡命就容易多了。

潘培道會長勸告我們要背下一首聖詩,這樣,當不恰當的思想進入我們腦海時,我們就可以用聖詩來加以取代。我有一個朋友應用了此一教導,他解釋說:「有一天我離開辦公室去吃午餐。我走了大概兩條街左右,發現自己一路上哼著『我的歌』:『我是神的孩子』。當我回想自己是怎麼開始唱起這首歌時,我才明白,在我跨越辦公室前那條馬路的時候,有一位穿著不是很恰當的年輕女子從我面前經過。頓時,甚至是不自覺地,『我是神的孩子』這首歌的歌詞和曲調開始在我腦海裡播放──取代了那些不恰當的想法。」那一天,我的朋友學到了很重要的一課,知道他能夠控制他的思想。

斯密喬治會長就這個主題給了我們美好的勸告,他說:「在主的領域和魔鬼的領域中間有一條界線分明的線。如果你待在主的這一邊,敵對者就無法跨過線來誘惑你……。但是……如果你越過線去魔鬼的那一邊,你就落他的領域裡……,他會在你身上施加手段,盡他所能地讓你遠離那條界線,他知道唯有使你遠離安全之地才能夠成功地毀滅你。」(in General Conference Report, Oct. 1945, 118).

2007年協進會的主題為所有遵循這項明智忠告的人提供了一個應許:「不停地以美德裝飾你的思想;然後你的信賴在神的面前自必增強……。聖靈必成為你的經常伴侶……。」(教約121:45-46)。

我向你們見證神活著。我知道我們是祂的孩子,祂知道我們每一個人的名字。我們在做這些重要決定的時候並不孤單。在你們每天的生活中,你們都需要作抉擇,而這些選擇的結果會決定你是站在那條界線的哪一邊。因此我對所有聽得見我聲音的男女青年們提出一項挑戰──這是對世界各地堂堂的華冑青年們說的:要過正義良善的生活,使你能在面臨善惡的抉擇時刻,當你從內心深處聽到「誰站在主一邊?」這個問題時──你能夠作好準備全力答道:「我!」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