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2009年
聖職──神聖的恩賜
註腳

Hide Footnotes

佈景主題

聖職──神聖的恩賜

我們有責任過良善端正的生活,以配得上我們所持有的聖職。

弟兄們,今晚,我們這群陣容堅強的聖職持有人,在會議中心和世界各地的教堂中齊聚一堂。我很榮幸能對各位說話。我祈求主賜給我靈感,引導我的思緒,啟發我的話語。

過去幾個星期,我一直思考今晚要對各位說些什麼,我的腦海中不斷想到我們這群持有神的神聖聖職的人實在非常蒙福。當我們看到整個世界擁有超過65億人口時,我們知道自己是一群為數不多的精選份子。我們這群擁有聖職的人確實如使徒彼得所說的:「是被揀選的族類,是有君尊的祭司。」1

斯密F.約瑟會長把聖職定義為:「神委託給人的權力,藉著這權力世人得以……為了人類家族的救恩而在世上行事,……藉著這權力〔世人〕可以像天使親自在這裡那樣說出神的旨意;藉著這權力世人獲得授權,使他們在地上捆綁的,在天上也捆綁,在地上釋放的,在天上也釋放。」斯密會長又說:「〔聖職〕是神聖的,而且必須將之視為神聖。」2

弟兄們,聖職是一項恩賜,不僅帶給我們特別的祝福,也帶來嚴肅的責任。我們有責任過良善端正的生活,以配得上我們所持有的聖職。我們生活在充滿誘惑的時代,這些誘惑會引我們走上毀滅的道路。若要避開這樣的道路,需要有決心和勇氣。

勇氣的確很重要。多年前,我在一個既生動又戲劇化的情況下體會到這個道理。當時我擔任主教,我們支聯會教友大會的全體大會是在鹽湖城聖殿廣場的會議廳舉行。當時支聯會會長團即將改組,亞倫聖職弟兄,包括主教團成員在內,要為那次教友大會獻唱。就在我們唱完第一首詩歌之後,那次大會的貴賓,斯密斐亭約瑟會長走上講台,宣讀了新的支聯會會長團名單,請求大家支持。然後他提名費茲波西為我們的新支聯會會長,柏特約翰為第一副會長,他們兩人以前都是會長團裡的副會長,在那次教友大會開始以前,都已被告知新的召喚,他說只有被召喚為新會長團第二副會長的我事前並不知情,而且我是在自己的名字被提請支持時才曉得的。後來,他說:「孟蓀弟兄若願意接受這個召喚,我們現在很高興聽他講幾句話。」

我站在講台上,凝視著台下廣大會眾的臉龐,想起剛才所唱的那首聖詩。那是一首有關智慧語的聖詩,曲名是「孩子,要勇敢說不」。當天,我就把我演講的題目訂為「孩子,要勇敢說願意」。我們每個人經常都需要有勇氣──有勇氣去堅守信仰,有勇氣去履行責任,有勇氣去敬重聖職。

不論我們去哪裡,我們的聖職都跟著我們。我們站在「聖地」3上嗎?在總會會長團擔任副會長多年的小克拉克路賓會長說:「聖職不是一件可以隨時穿上或脫掉的外套。聖職能否成為一項永遠的恩賜,要視我們自己而定。」他又說:「如果我們真的有這樣堅定的信念,……相信我們不能棄〔聖職〕於不顧,相信如果我們〔不敬重〕聖職,神一定會要我們負責,這樣我們就可以少做很多不必要的事,也可以少走很多不必要的路。假如我們每次開始有點偏離直而窄的路時,都能想起這點,並自問:『我把我的聖職帶到這裡來了,這樣對嗎?』相信不用多久,就能回到那直而窄的路上了。」4

甘賓塞會長說:「你所持有的聖職,具有無限的力量。惟一會讓這聖職受限的是你自己,如果你的生活未與主的靈保持和諧,你就限制了自己行使聖職的力量。」5

聖職弟兄們,不論你們是老是少,各位都過著符合主所要求的生活嗎?各位都配稱持有神的聖職嗎?如果不是,此時此地就要下定決心,鼓起勇氣,開始做必要的改變,讓生活步上軌道。我們若要安全地在這塵世的汪洋大海上航行,就需要那位永恆舵手──即偉大耶和華的帶領。我們若做主的差事,就有資格得到主的幫助。

在我的一生中得到祂無數次的幫助。第二次世界大戰末期,就在我剛滿18歲,被按立為長老後的一個星期,我離家進入海軍服役。我們支會主教團的一位成員到火車站為我送行。就在火車開動的前一刻,他給了我一本書,就是今晚我手上拿的這一本。書名是「傳教士手冊」。我啞然失笑,說:「我是去海軍服役,不是去傳教。」他回答說:「帶著吧。說不定用得上。」

我真的用上了。在基礎訓練期間,連長教我們如何整理衣物放進水手背包裡。後來他建議說:「拿一個堅硬的長方形物品墊在背包底下,衣服比較容易保持平整。」我心想:「我要到哪裡去找一個堅硬的長方形物品?」突然間,我記起我有一個長方形的東西──這本傳教士手冊。它就這樣壓在背包底下12個星期。

聖誕節假期的前一天晚上,我們一如往常地非常想家。整個營房寂靜無聲。突然間,我聽到鄰床的好友梅洛勒藍發出痛苦的呻吟,他也是本教會的教友。我問他:「梅洛,你怎麼了?」

他回答說:「我病了。我真的很不舒服。」

我勸他到基地的診療所去,但是他說,這麼一來,他就不能回家過聖誕節了。我建議他小聲一點,免得吵到整個營房的人。

時間過得很緩慢,他的呻吟聲越來越大。後來,他忍不住了,低聲對我說:「孟蓀,你不是長老嗎?」我回答說是,於是他懇求說:「給我一個祝福吧。」

我這才驚覺我從來沒有為病人作過祝福。我不曾接受過治病的祝福,也從來沒有看過別人如何祝福病人。我祈求神幫助我,我得到的回答是:「看看背包底下。」於是我在凌晨2點,把背包裡的東西都倒在地板上,然後靠近夜燈翻著那本堅硬的長方形傳教士手冊,閱讀祝福病人的部份,然後當著大約120個好奇的水手面前,為他祝福。我的背包還沒有收好,梅洛勒藍已經像孩子般沉沉睡去。

第二天早上,梅洛笑著對我說:「孟蓀,真高興你持有聖職。」我的感激一點也不亞於他的欣喜之情──我不僅感謝有聖職,更感謝在我迫切需要的時候能配稱得到幫助來行使聖職的力量。

弟兄們,我們的主和救主曾說:「來跟從我」。6只要我們接受祂的邀請,隨著祂的腳步前進,祂就會指引我們當走的路。

2000年4月,我就得到過這樣的一個指引。我接到一位名叫吉佛羅莎的陌生人的來電,說她的父母親從哥斯達黎加來這裡,已經幾個月了,就在她打電話給我的一個星期前,她的父親撒拉斯貝納多被診斷出罹患肝癌。她說,醫生已經通知家人,說她父親只剩幾天的壽命了。她說,她父親最大的心願就是要在臨終前見我一面。她留下地址,問我是不是可以到她鹽湖城的家中去看她父親。

我因為要開會和處理一些事情,離開辦公室的時候已經很晚了。不過,我沒有直接回家,因為當天晚上,我覺得我應該再多往南邊開一段路,去探望撒拉斯弟兄。我手裡拿著地址,試著找到他們的家。那一帶車子多,光線又暗,我開車經過了一處應該有路轉到他們家的地點,卻什麼也沒看到。但是我不輕言放棄,我繞著那個街區轉回來,還是沒看到。我再試了一次,還是沒看到那條路。我開始覺得我應該可以回家了。我已經盡了力,但仍然找不到那地址。不過,我默默地作了禱告,祈求幫助。靈感告訴我應該由反方向進入那一區去找。於是我繼續開了一段路,然後把車子調個頭,改成在路的另一邊行駛。這個方向的車輛少多了。當我再次接近那個地點時,在昏暗的街燈下,看到有個被拆掉的路標倒在路邊,還有一條雜草叢生,幾乎看不到路的小徑。沿著那小徑進去,可以看到一棟小小的公寓樓房,還有一間離主要道路相當遠的獨棟小住宅。我向那些房子開去,看到一個穿著白色洋裝的小女孩向我招手,我知道我找到了這個家庭。

我被領進屋內,來到撒拉斯弟兄躺臥的房間。床邊有撒拉斯姊妹,和他們的三位女兒和一個女婿。除了那位女婿外,其他的人都是從哥斯達黎加來的。撒拉斯弟兄看起來病況非常嚴重。他的額頭上蓋著破舊的濕布──不是一條毛巾或方巾,而是一塊邊都虛掉了的破布──顯示這個家庭的經濟情況拮据。

家人叫喚撒拉斯弟兄,他睜開眼睛,嘴角露出疲倦的笑容,我握著他的手,說:「我來看你了。」他的淚水奪眶而出,我也跟著流淚。

我問他們是否要我給他一個祝福,這家人異口同聲地說要。由於他女婿沒有聖職,我就一個人作聖職祝福。我彷彿受到主的靈的帶領,流暢地說出了祝福的話。我還引述了救主在教義和聖約第84章,第88節中所說的話:「我要在你們面前走。我必在你們的左右,我的靈必在你們的心中,而且我的天使必在你們周圍,支持你們。」作完祝福,我向這些憂傷的家人說了幾句安慰的話。我很仔細地慢慢說,好讓他們都聽得懂我的英文。然後,我用我有限的西班牙語,讓他們知道我愛他們,天父會祝福他們。

接著,我請他們翻開家中的聖經,讀出約翰三書第4節:「我聽見我的兒女們按真理而行,我的喜樂就沒有比這個大的。」我對他們說:「這就是你們的丈夫和父親在準備離開這個塵世時希望你們記得的。」

後來,撒拉斯弟兄的妻子淚流滿臉地請我寫下我與他們分享的這兩段經文的出處,這樣他們可以再讀一遍。由於我手邊沒有什麼東西可以拿來寫字,撒拉斯姊妹就從皮包裡拿出一張紙。我把那張紙接過來,注意到那是一張什一奉獻收據。看到這個家庭儘管生活極為貧困,卻還是忠信地繳納了什一奉獻,讓我心裡感動不已。

輕聲道別後,他們陪我走到車子旁邊。我在開車回家的路上,回想所感受到的特別氣氛。就像以往許多次那樣,我的內心充滿了感激,天父能透過我去回答另外一個人的祈禱。

弟兄們,我們要永遠記住,我們所持有的神的聖職是一項神聖恩賜,能為我們和我們所服務的人帶來上天的祝福。不論我們身在何處,願我們都會敬重並護衛那聖職。願我們都會一直做主的差事,使我們永遠都有資格得到主的幫助。

攸關世人靈魂──即你我的靈魂──的戰爭,不曾停歇。主對你我及對各地聖職持有人所說的話,如號角般響亮:「因此,現在讓每一個人學會他的職責,並且極勤奮地從事他被任命的職務。」7

願我們每個人都有勇氣這樣做,我這樣祈求,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