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2009年
寬恕的醫治力量
註腳

Hide Footnotes

佈景主題

寬恕的醫治力量

只要我們能懷著寬恕之心去對待傷害我們的人,我們的自尊和福祉就會提升到更高的層次。

我親愛的弟兄姊妹和朋友們,我懷著謙卑虔敬的心來到你們面前,希望能談談寬恕的醫治力量。

賓夕法尼亞州美麗的山丘上住著一群虔誠的基督徒。他們生活簡樸,沒有汽車、沒有電力,也沒有各種現代化的機器設備。他們辛勤工作,遠離世俗,過著寧靜、和平的生活。他們的食物多半是自家農場生產的。他們的婦女親自縫製樸素端莊的服裳。這些人叫做阿米許(Amish)人。

有位32歲的男子,以開牛奶車為業,和家人住在阿米許人居住的鎳礦社區裡。他不是阿米許人,但由於工作關係,他會到許多阿米許人的酪農場去收集牛奶。在那些人眼裡,這位牛奶工人沉默寡言。但去年十月,他突然精神異常,情緒失控。他痛苦地責怪神讓他的第一個孩子死去,又說了一些沒有事實根據的往事。他大發脾氣,無緣無故地衝進阿米許人的學校,放走了男孩及成人,然後把十個女孩綁起來射殺,其中有五人遇害,另外五個人則受了傷。然後他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這件令人震驚的暴力事件給阿米許人帶來了極大的痛苦,但他們並不憤怒。他們受到傷害,卻未懷恨在心。他們立刻就寬恕了,並且全體的人開始去幫助那名牛奶工人的痛苦家屬。牛奶工人的家屬在槍殺案發生的當天聚集在家裡時,就有位阿米許人鄰居過去,擁抱那已死兇手的父親說:「我們都會原諒你們。」1阿米許人的領袖們探視了牛奶工人的妻子兒女,給予他們慰問、寬恕、協助與關愛。在那名牛奶工人的葬禮上到場致哀的,大約有一半是阿米許人。之後,那些阿米人也邀請了那名牛奶工人的家屬參加遇害女孩們的葬禮。在這次危機中,那些阿米許人靠著信心的支持,獲得了無比的平安。

有位當地的居民在提到這起不幸事件的後續發展時,作了一個很感人的結論,他說:「我們說著共同的語言;不單是英語,而且是一種關懷的語言、一種休戚與共的社區語言,一種服務的語言,而且,沒錯,更是一種寬恕的語言。」2那些人對主在山上寶訓裡所作的教導獻出了驚人的完全信心,救主教導:「要愛你們的仇敵,為那逼迫你們的禱告。」3

槍殺了五個女孩的牛奶工人之家屬,向大眾發表了以下的聲明:

「各位阿米許朋友、鄰人及社區人士:

「願你們每個人都知道,我們一家人是多麼感激你們的寬恕、恩惠和慈悲。你們的愛心為我們帶來了迫切需要的醫治。你們為我們祈禱,送來花束、卡片和禮物,我們內心的感動無法言喻。你們的愛心不但造福了我們一家、造福了我們的社區,更改變了我們的世界。我們衷心感謝這一切。

「希望你們知道,悲劇發生後,我們悲痛欲絕。我們為所有的阿米許鄰人感到哀傷,我們一向愛著他們,今後也仍繼續愛著他們。我們知道,對於所有失去親人的家庭而言,前面還有許多艱難的日子,因此在我們努力重新展開生活之際,要繼續懷著希望,信賴那位賜安慰的神。」4

所有那群阿米許人何以能夠展現出這樣的寬恕作為呢?那是因為他們相信神,信賴神的話,並且已將神的話內化為自己的品格。他們以基督的門徒自居,希望跟隨基督的榜樣。

許多人們在得知這悲劇後,紛紛捐款給阿米許人,來支付那五位倖存女孩的醫療費用,以及五位遇害女孩的喪葬費用。而阿米許人再次展現了基督門徒的精神,他們決定拿出其中一部分的錢給那位牛奶工人的遺孀和三名子女,因為他們也是這件不幸悲劇的受害者。

我們往往不像阿米許人那樣,能立刻寬恕別人。當無辜的孩子受到欺負、甚至被殺害了,我們大多數的人最先想到的並不是寬恕。我們的自然反應是憤怒,甚至覺得應該討個公道,找那些傷害我們或我們家人的人「報仇」。

賽門瑟耐博士在價值觀的認知與實踐方面是一位公認的權威;他為人與人之間的寬恕下了絕佳的定義:

「寬恕就是將原先被惡感、恨意、未癒合的傷口所消耗的精力釋放出來,作更好的運用。寬恕就是重新發現我們原有的力量,並運用我們無限的包容力去諒解並接納別人和我們自己。」5

我們大多數人都需要時間來撫平傷痛和失落。我們會找各式各樣的藉口來拖延寬恕。其中一項藉口便是要等做錯事的人悔改了,我們才會寬恕他們。然而,這樣的拖延只會使我們喪失原本可以享有的平安與快樂。不斷回想多年以前的痛苦是愚不可及的,這麼做並不會帶來幸福。

有些人終身懷恨在心,卻不知道惟有勇敢地寬恕傷害我們的人,才是健康的心態,也才能帶來醫治。

如果能像阿米許人一樣對神有信心、信賴祂的話語,就會比較容易寬恕了。這樣的信心「能使人抵擋最惡劣的人性,也能使人先去體諒他人。更重要的是,這樣的信心能使人去寬恕他人。」6

我們每個人都會因為一些看似毫無道理或毫無緣故的事而受到傷害。那些事是我們無法了解或加以解釋的。我們可能永遠也不知道為什麼會在今生遭遇到那些事。我們受苦的原因只有神知道。但只要有痛苦發生,我們就必須忍受。洪德豪惠會長曾說:「神知道我們所不知道的,看得到我們所沒有看到的。」7

楊百翰會長曾提出一項精闢的見解,說明了在我們所受的痛苦中,至少有些是有其目的的。他說:「凡世人所能遭受到的各種災難,少數人都必須經歷到,好準備他們和主住在一起……。你所經歷的各種試煉和經驗,都是獲得救恩所不可缺少的。」8

只要我們能懷著寬恕之心去對待傷害我們的人,我們的自尊和福祉就會提升到更高的層次。最近有些研究顯示,那些受到教導要心存寬恕的人,「比較不會生氣、比較樂觀、比較不沮喪、比較不焦慮,也比較沒有壓力」,因此身體都比較健康。9其中有項研究作出結論說:「若要獲得解脫,可以送給自己……『寬恕』這項禮物。」10

主在我們這時代勸誡我們說:「你們應當互相寬恕……」。為了強調寬恕的必要,祂又說:「我,主,寬恕我要寬恕的人,但是你們必須寬恕所有的人。」11

一位經歷離婚痛苦的姊妹從她的主教那裡接受到這項很好的忠告:「要在心中為寬恕留個地方,等寬恕來到,就將它迎入心中。」12對阿米許人來說,寬恕已在他們心中了,因為「寬恕是〔他們〕宗教裡,『發自內心的』一環。」13他們的寬恕榜樣正是基督之愛的極致表現。

1985年在鹽湖城本地,沒犯下什麼過錯的柯丁森司提反主教,卻被人殘酷而毫無道理地用炸彈殺害了。他是柯丁森麥可及瓊安的兒子,黛莉的丈夫,也是四個孩子的父親。我徵得了他父母的同意,在此分享他們從這經驗中學得的教訓。這件不幸的事情發生後,新聞媒體就不眠不休地四處追逐柯丁森一家。有一次還因為媒體的干擾,使得家裡的某位成員受到嚴重冒犯,以致必須勞動司提反的父親麥可出面制止。就在那時,麥可想到:「我們若不寬恕,一家人都會被這件事給毀了。我們若不對此事釋懷,心中的惡感及怨恨就永遠不會停止。」這一家人除去了心中的憤恨,寬恕了那個取走他們兒子性命的人,因此而獲得了醫治與平安。

最近我們猶他州本地所發生的兩件悲劇,也顯示出了信心和寬恕的醫治力量。塞南蓋瑞一家在聖誕節前夕開車出去,他們的車子遭一輛卡車撞擊,他的妻子和兩個孩子因此喪生,但塞南當即表示,他願意寬恕那位疑似酒醉駕車的卡車司機,也表達了對這司機的關切。今年二月,有輛汽車撞上了威廉克里斯多佛主教的車時,他決定「無條件地原諒」那位肇事的駕駛人,好使醫治的過程能不受阻撓地進行。14

我們大家可以從這類的經驗中學習到什麼呢?我們必須察覺和承認自己有憤怒的感覺。要做到這點,必須先謙抑自己,但只要我們願意跪下祈求天父賜給我們寬恕之心,祂必會幫助我們。主要求我們,為了自己的好處,就必須「寬恕所有的人」15,因為「憎恨會阻擋靈性成長。」16惟有除去憎恨和憤怒,主才能讓我們的心得著安慰,就像祂為阿米許人的社區、為柯丁森家庭、塞南家庭及威廉家庭所做的那樣。

當然,我們必須保護社會,不受冷酷的罪犯侵害,因為「慈悲 〔不能〕剝奪公道。」17關於這點,威廉主教說得很好。他說:「寬恕是力量的泉源,但並不會使我們因此就免於後果。」18遭遇不幸時,我們不應自行報復來予以回應,卻應該讓公義來定奪一切,然後就不再追究。要不再追究並消除心裡的憤恨,並不容易。救主已藉由祂的贖罪,為我們所有的人提供了寶貴的平安,但惟有我們願意清除憤怒、怨恨或報復等各種負面的感覺時,這平安才會臨到我們。我們所有的人只要能「饒恕人的過犯」19,甚至饒恕那些犯下嚴重罪行的人,就能獲得贖罪所帶來的平安與慰藉。

願我們都能記住,我們必須先寬恕人,才能得到寬恕。套用我喜愛的一首聖詩裡的歌詞:「如你希望蒙寬恕,就當先去寬恕人。」20我全心全意相信,只要遵行救主的教訓去「寬恕所有的人」21,我們就能獲得醫治的力量。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