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2009年
重新奉獻鹽湖大會堂
註腳

Hide Footnotes

佈景主題

重新奉獻鹽湖大會堂

我感謝這棟美輪美奐的建築能再強化、更新,讓它可以繼續用來教導和啟發神的子女。

我感到十分榮幸能參與鹽湖聖殿西側這座偉大建築ムム鹽湖大會堂的重新奉獻典禮。我們要向所有曾參與這棟建築的龐大工程、參與一切相關事務的人致謝,特別是總主教團的柏頓大衛主教、艾格利理查主教和麥克慕林主教,感謝他們卓越的領導,監督鹽湖大會堂一切的更新修復工程。

我小時候常來這座大會堂,那些回憶十分美好。我是在這裡受洗的。我成為執事後,家父會帶我來這裡參加總會的聖職大會。我們早到15分鐘,很容易就在看台上找到了位子。

在教會早期,惟一兩座專作崇拜之用的建築分別是嘉德蘭聖殿和納府聖殿。這兩座聖殿都是按照啟示建造的。根據記載,本教會第一座自己興建,用來作為聚會且兼具學堂之用的建築,是1831年在米蘇里州用圓木建造的。1

後來嘉德蘭聖殿於1836年奉獻時,空間已經太小,容納不下想要參加奉獻典禮的所有聖徒。先知斯密約瑟記載,那裡容納不下更多人乃一件憾事。2不過,由於嘉德蘭聖徒遭受暴力壓迫,加上領袖人數日增,大部分的教友都於1838年遷往米蘇里州,捨棄了那座珍貴的聖殿。

納府聖殿基本上是按照嘉德蘭聖殿的樣式建造的,在一樓和二樓都有會議室。不過,在1846年納府聖殿完工前,聖徒只能在外面聚會,通常是在聖殿附近,聆聽約瑟和教會其他領袖演講。聚會人數有時多達數千人。

斯密艾伯特喬治以他一貫的幽默口吻說:「在約瑟先知的時代……摩門教最興盛的地方是在戶外。」因為「在先知生前,我們蓋的建築都太小,裡面容納不了多少聖徒。」3

偶爾氣候不佳會干擾戶外的聚會,使得演講者和會眾都覺得不舒服。斯密F.約瑟會長清楚記得在納府聖殿附近露天聚會時的不舒適情形,他說:

「我記憶中的第一個崇拜場所是在納府,那是在聖殿用地附近的一個小樹林裡。我和家母在那裡聽過楊百翰、金鮑賀博、海德奧申、溥瑞特帕雷、溥瑞特奧申、約瑟先知及海侖教長等人演講。我記得很清楚,有次在那個樹林裡參加聚會時下起雨來,於是有輛馬車被挪到聽眾前面,讓約瑟先知站在馬車上演講,又有一兩個人站起來替先知撐傘,免得他被淋濕。由於很多人都沒有帶傘,坐在那裡感到很不耐煩,也很不舒服;我那時年紀雖小,卻清楚記得,先知演講時,沒有一個人提早離開。」4

約瑟先知生前曾指示要蓋一座帆布大會堂,好讓聖徒在大型聚會時有個可遮蔽的地方。1845年,就在聖殿即將竣工之際,十二使徒定額組的海德奧申長老奉派返回美東募款,以採購「約四千碼(3700公尺)」的帆布,來建造楊百翰所說的「錫安會幕」。5

溥瑞特奧申弟兄在1845年8月30日的一封信中,概述了這座帆布帳棚的預定地和設計。他說:

「我們計畫要在聖殿前面,緊鄰聖殿西側的位置,蓋一座帆布大會堂。這座會堂會呈橢圓形狀。……底座部分將足以容納八千或一萬人;座位則將採取漸層式,像圓形劇場一樣。」6

弟兄們翌日便開始整地,要建造帆布大會堂。不過,因為聖徒遭到敵人激烈迫害,不得不先離開納府,因此帆布大會堂並沒有建造起來。海德奧申「在1846年將帆布搬上馬車,載著帆布向西出發」。7有些人猜測,聖徒們在西遷到鹽湖山谷途中,「應該已將這些帆布作了妥善運用,將之裁成了像帳棚、帳棚蓋、篷車蓋一類的東西」。8

鹽湖城聖殿廣場上甫竣工的大會堂,規模與當初替納府設計的帆布大會堂差不多,也和原定的納府大會堂一樣,是座落在聖殿的西側。後來基於其他因素,如聖徒的大舉西遷,斯密約瑟預見到一座莊嚴的大會堂;而楊百翰使之付諸成形。

因此當初替納府設計的大會堂,雖然從未在那裡興建起來,卻是現在這座深具歷史意義之建築的原始雛形。在我小時候,我們是透過收音機聆聽總會教友大會的;今日藉著運用衛星和現代的電子設備,我們可以在同一時間把信息從鹽湖城轉播到世界各國ムム就像現在一樣ムム利用下行傳輸連結到世界各地的建築。這樣的作法,來自總會弟兄們的靈感,為的是要滿足我們今日這時代人民的需要。這也是說明主如何滿足教友需要的絕佳例子。我見證,主會繼續透過祂的先知興格萊戈登啟示各種方法和工具,來滿足在這不斷成長教會中所有教友的需求。

我感謝這棟美輪美奐的建築能再強化、更新,讓它可以繼續用來教導和啟發神的子女。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