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2009年
我知道救主活著!
註腳

Hide Footnotes

佈景主題

我知道救主活著!

由於救主死在髑髏山上,死亡不再束縛我們。

我最近在看一些家庭相簿,家人在全家旅行、生日、家庭團聚、週年慶等場合聚集在一起的珍貴回憶,一幕幕隨著這些照片浮現腦海。好幾位摯愛的家人在照完這些照片後已辭世。我想到主的話語:「你們要在愛中生活在一起,因此你們要為失去那些死去的人而哀哭」1。我懷念每位離開這家庭的人。

死亡雖然令人痛苦且難以面對,卻是塵世生活重要的部分。我們離開前生來到世上,展開今生的旅程,詩人華茨華斯在發人深省的詩篇不朽頌(Ode to Immortality)貼切地描述了那趟旅程。他寫道:

我們的出生只是一場睡眠和遺忘;


我們的靈魂、生命之星,


自有別處孕育,


是來自遙遠的地方;


我們並非完全遺忘,


也非完全赤裸,


而是踩著榮光滿溢的雲彩,


來自神處──我們的家鄉;


天堂就在嬰孩身旁!2

生命不斷向前推進。從童年走到青年,成年就在不知不覺中悄然來臨。我們探求並沉思人生的目的和問題時,每個人遲早都會面對人生長短及個人的永恆生命等問題。親人離我們而去或者我們面臨要離開親人時,這些問題更是令我們關注。

我們在這樣的時刻會沉思一個世人普遍皆有的問題;而把這問題說得最好的,莫過於古代的約伯;他在數世紀前就問道:「人若死了豈能再活呢?」3

和往日一樣,懷疑的聲浪在今日仍繼續挑戰著神的話語,每個人都必須選擇要聽從誰。名律師暨相信神的存在乃未定論的達羅克雷倫斯宣稱:「人生沒有多大的價值,……死亡〔只是〕小小的損失。」4德國哲學家暨悲觀論者舒班豪爾寫道:「冀求不朽就是冀求著那絕大的錯誤能永恆不滅。」5新世代的人也附和他們的說法,就像愚昧的人再度將基督釘上了十字架──因為他們竄改祂的神蹟,懷疑祂的神性,並否認祂的復活。

布契福羅伯曾在他的著作 神與鄰居(God and My Neighbor) 中強力抨擊公認的基督徒信仰,包括神、基督、祈禱和不朽。他大膽宣稱:「我敢說我已證明了所有我要證明的事,我的證明是如此完整明確,任何基督徒,不論多偉大或多有能力,都無法反駁我的論點,也無法動搖我的說法。」6他就這樣在自己周圍築起了懷疑的高牆。但後來發生了一件出人意表的事情,他的牆突然間垮了,他完全暴露在外,沒有任何防衛。他慢慢地開始回頭去感受他先前輕蔑辱罵的信仰。是什麼事情如此深刻地改變了他的看法呢? 他的妻子死了。 他傷心不已地走進房間,他妻子必朽的身體躺在那裡,他凝視著那張他所深愛的臉。走出房間時,他對朋友說:「那是她,但又不全然是她。一切都改變了,曾經在她裡面的某件東西現在被取走了。她不一樣了。那不見的東西,除了靈魂,還會是什麼?」

他後來寫道:「死亡不是一些人所想像的那樣。死亡就好像走進另一個房間,我們會在那個房間找到……我們所深愛卻失去的親愛婦女、男士或可愛的兒童。」7

今日世界有許多人懷疑基督的神性,為了駁斥這點,我們一直尋找相關實證,可靠的消息來源,甚至尋找目擊證人的證詞。聖經時代的司提反為殉教而慘死,死前他抬頭望天並呼喊說:「我看見天開了,人子站在神的右邊。」8

誰能不相信保羅寫給哥林多人的這動人見證?他宣告:「基督照聖經所說,為我們的罪死了,而且埋葬了;又照聖經所說,第三天復活了,並且顯給磯法看,然後顯給十二使徒看;……」保羅說:「末了也顯給我看。」9

在我們這福音期,斯密約瑟先知也勇敢地說出了同樣的見證,他和雷格登瑟耐一同見證說:「現在,在對於祂所作的很多見證後,最後這是我們對祂作的見證:就是祂活著!」10

就是這樣的知識支持著我們,就是這樣的真理安慰著我們,也就是這樣的確證指引著那些低頭哀傷的人走出陰暗,迎向光明。

我在1997年聖誕夜曾與一個了不起的家庭會面,這家庭的每個成員都對復活的真理有堅定的見證。這家庭除父母親外,三男一女四個孩子都罹患了一種罕見的先天肌肉萎縮症,並且都是殘障。當年16歲的馬可曾經接受脊椎手術,好幫助他行動方便些。另兩名男孩,13歲的克里斯多福和10歲的傑森過幾天也要到加州接受類似的手術。唯一的女孩萱娜當年五歲,是個美麗的孩子。他們每一個都天資聰穎且充滿信心,他們的父母比爾和雪莉顯然都很以他們每一個為榮。我們聊了一會兒,這一家人特別的靈性洋溢在我的辦公室裡。那位父親和我一同給將要動手術的兩位男孩祝福,然後這對父母問我,可否讓小萱娜唱首歌給我聽;那位父親說,小萱娜的肺活量正逐漸減少,唱歌對她來說可能很吃力,但她想試試。於是她在錄音機的伴奏下,用美麗清晰的聲音毫無差錯地唱出了一個光明的未來:

我夢中美麗的日子,

是一個我希望能看到的世界,

一個美麗的地方,太陽東升,

在天空為我照耀。

在這美麗的冬晨,

如果心願真能實現,

那麼我夢中的美麗日子,

就在此時此地。11

她唱完時,我們每個人都感動不已。這次會面時的靈性,為我營造了那年的聖誕節氣氛。

我和這家人保持聯絡。他們的長子馬可滿19歲時,我們安排他到教會總部擔任特別傳教士;後來他的兩名弟弟也有機會從事同樣的傳教工作。

這幾個孩子都同樣罹患的這項疾病,在大約一年前奪去22歲的克里斯多福的生命。然後在去年9月,我獲悉14歲的小萱娜去世了。在喪禮上,每個人對萱娜都讚譽有加。她在世的兩位哥哥,馬可和傑森,倚著講台支撐身體,分享了令人感動的家庭經驗。萱娜的母親以二重唱的方式唱了一首美好的歌曲。萱娜的父親和祖父都做了感人的演講。他們雖然傷心欲絕,卻都分享了有力且感人肺腑的見證,見證復活是真實的,以及萱娜確實仍活著,哥哥克里斯多福也仍活著,並且他們倆人都期待著與親愛的家人在榮耀中重聚。

輪到我說話時,我回顧這家人在將近九年前到我辦公室見我的情景,也提到萱娜當年唱的那首好聽的歌。我在結束時分享了這樣的想法:「由於救主死在髑髏山上,死亡不再束縛我們。萱娜活著,健康平安地活著,對她而言,她在1997年那個特別的聖誕夜所歌詠的那個美麗的日子,那個她夢中的日子, 就在 此時此地。」

親愛的弟兄姊妹,我們歡笑,我們哭泣,我們工作,我們遊戲,我們愛,我們生活,然後我們死去。死亡是必經之路,每個人都要走這一遭。死亡帶走老年人和疲憊困乏的人,也會臨到大有希望、前途光明的年輕人,就連小孩也難逃其手掌,正如使徒保羅所說:「按著定命,人人都有一死。」12

由於一個偉大的人物及祂的使命,我們才不致留在死亡中;那人就是拿撒勒的耶穌。生在畜棚,以馬槽為床,祂的出生應驗了許多先知的靈感宣言。祂接受來自高天的教導;祂提供生命、光和道路。群眾跟隨祂,兒童仰慕祂。傲慢的人拒絕祂。祂用比喻講道,以榜樣教導,祂過了完美的一生。

萬王之王、萬主之主雖曾來臨,卻得到人們給予敵人和叛徒的同等待遇。隨後的嘲弄有些人竟說是審判。「釘祂十字架!釘祂十字架!」13的叫喊聲不絕於耳,然後就開始登上髑髏山。

祂受人輕蔑、辱罵、嘲弄、譏笑。祂在被釘十字架的同時,有人叫喊著:「以色列的王基督,現在可以從十字架上下來,叫我們看見,就信了。」14「祂救了別人,不能救自己。」15祂回答道:「父啊!赦免他們;因為他們所做的,他們不曉得。」16「父啊!我將我的靈魂交在您手裡。」17對祂滿懷敬愛的人將祂的身體放進石墓裡。

那星期的第一天清晨,抹大拉的馬利亞和雅各的母親馬利亞,連同其他人來到石墓。出乎眾人的意料,主的身體不見了,路加記載有兩位衣服發光的人物站在他們旁邊說:「為什麼在死人中找活人呢?祂不在這裡,已經復活了。」18

下個星期,世界各地的基督徒就要慶祝有史以來最深具意義的事件。「祂不在這裡,已經復活了!」簡單的一句宣言,是主及救主耶穌基督確實已復活的第一個見證。第一個復活節早晨的那個空墳不但帶來了安慰人心的保證,更明確回答了約伯的這問題:「人若死了豈能再活呢?」19

對所有失去親人的人,我們要將約伯的問題變成答案:人若死了, 必 能再活。我們知道這事,因為我們有這啟示的真理所發出的光。夫子說:「復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雖然死了,也必復活;凡活著信我的人必永遠不死。」20

透過淚水和考驗,透過恐懼和哀傷,透過失去親人的心痛和寂寞,我們得到永恆生命的保證。我們的主及救主是這事活生生的見證。

我以全部的心意及熱切的靈魂提高聲音,以特別見證人的身分見證並宣布:神確實活著。耶穌是神的兒子,是父肉身的獨生子。祂是我們的救贖主,是我們和父之間的調停者。祂死在十字架上,為我們贖罪;祂成為復活初熟的果子。因為祂死了,所有的人得以復生。鼓舞歡欣大好信息:「我知道救主活著!」21願全世界都知道這信息並按此生活,我這樣謙卑祈求,奉主和救主耶穌基督的名,阿們。